小姨情深


那天晚上,已經接近午夜了,我的小姨芝珀正在為我按摩。我伏在床上,她為我揉著頸和肩。天氣很熱,空調開了,放送著清涼,但到底是炎夏,她發力起來,難免出汗,而出汗就難免使她的氣味散發,我覺得很好聞。這也許就是處女的女兒香;至少我相信她還是處女,因為照我所知,她雖已25歲,仍是從未有過要好的男朋友。

小姨為我按摩,這是什麼情況?是很特別的情況。你看,我的妻子遭了車禍,成為昏迷的植物人,躺在醫院裡已經一年,沒有醒過來的希望,我等於喪偶,但又比喪偶更煩惱,因為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去醫院望,但相信她是不會知道的。也好在有小姨芝柏來幫我;她平時本已在我的公司做事,很能幫忙,現在還幫助我處理家中的雜務,我因妻子分了我的時間精神,公司的文件要拿回家處理,她也來幫我。今夜處理了很大一批文件,我很疲倦,伸個懶腰說:「我真想去芬蘭浴室洗個澡,找人按摩。」

她認真地說:「不要呀!外面那些地方那麼髒,你去洗一個澡,我來替你按!」

我笑道:「你會嗎?」

她說:「你忘記了我學完了物理治療,有按摩師資格嗎?」

這倒是真的,於是我就讓她試試,試起來也真舒服。我說:「你比芬蘭浴室的職業技師更好!」

她說:「即是說你常常去了?」

我說:「不是呀,上月才第一次去!」

她在我的肩上撻了一掌,怪責地說:「你真髒!」

我說:「怎麼了?按摩有什麼髒?」

她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的治療導師之中有一個以前是在芬蘭浴室做按摩小姐的。她對我講過!」

我的臉很熱,好在我是伏著的,她看不見我的臉紅,但她該看得見我連耳根都紅了吧?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又說:「那還不是你們男人召妓的地方?八百八十元一個套餐,先來一個老的來替你真按摩,然後來一個年輕的,一進來就脫光衣服….」

她說得全對,但叫我怎麼講呢?而她的語氣很激動,而似乎因此,那股處女的女兒香也較為強烈了。我終於說:「你真不給我面子!」

她說:「人家關心你嘛!」

我說:「多謝你關心,但有些事情你是不明白的!」

她說:「我明白,你現在沒有姐姐陪你,你需要女人,她對我講過,你的需要很強,三、四天就要一次。」

我的臉更熱;以我們的關係,實在不該談這個,叫我怎麼反應呢?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