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老闆娘


我真後悔嫁給了他!

我老公今年三十六歲,比我大七年,壯年的他,外表是魑梧雄偉,實質上卻膽小如鼠,連最能表現大丈夫的部位,也同樣是細小得如鼠崽子。

當年,我是被地那結實的外型吸引才嫁給他。

他對女孩子很正經,自稱濫情但不濫性,不對我毛毛手,當時我覺得他為人老實。

以他的性格,在洞房之前踫我一下也不敢,因此我也沒有機會摸一摸他,所以無從知道他是一個三寸釘,到現在,我是深深後悔。

最慘的是,他經營一間私家偵探社,我倆前鋪後居,一日十八小時,我跟他輪流坐陣守著個電話。

辛苦賺錢,無可厚非,問題是這麼辛苦工作,卻賺不到錢,有一、兩個月,還蝕到要連豬仔伙計的薪水都沒得給!

我懷著一腔苦悶無法發洩,到晚上插覺時,輾轉反側、慾火上升,最佳娛樂是向身旁的丈夫,索取應有的權利。

我老公很怕我的怪手,每每側過身一邊去睡,每次我偷空跟隔鄰幾個送貨的工人打牌,我一摸到“北”,就心中一酸,因為丈夫在床上從來就跟我是成個“北”字,背對背,同床異夢。

那幾個送貨工人也很鹹濕,他們每次打“一筒”,都邪笑地向著我扮鬼臉,一個說那是“小穴”,另一個就問他為甚麼老摸著個“小穴”不打出來!

打“中”時,他們還口花花,有意無意間,向著我說﹕“中﹗插死你”!

他們口沫橫飛之餘,我就會跟著口沬橫飛,不過他們可不知道我是心癢癢的,因為那是我自己的生理秘密。

回說在床上,每每由我主動,像搶灘一般搶過他的軍旗,我想豎起他的旗杆,但他還是懶洋洋的,迫得我要繼續上演登陸戰!

他譏笑我是饞嘴女人,而且貪得無厭,這使我勃然太怒,我未有生養過,自問肌肉紮實,嬌艷動人,卻要給地這麼譏弄,真是氣人。

說到“胃口”,這是與生俱來的吧﹗怎能怨我,而這個死仔包,生得這麼魁梧,卻是一條小蠶蟲,反應該由我反省才對。

為了胃口問題,我倆口角過不少次了,事情是每次都是我低頭認輸,主動地求他賜予,有時甚至要低聲下氣,手到口到!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