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老婆的朋友


在昨天回港在黃崗碰到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的孩子時聯想起來的往事,回想又好像更是我的第一次婚後朋友性愛。而我這篇故事正是和他媽媽在十幾年前發生的,而他媽媽亦是我太太的金蘭姊妹,我和她在我結婚前後在多次見過面也都很熟,而她老公就只見過幾次而已。又像以往一樣,我會盡量寫出真實的情況,因不讓大家太悶,會加插一些大家喜歡的趣味在內。

她叫如蕙(假名,但讀音相近),當年我和她都大約三十歲,她已是三位小孩的媽媽了,是一個很傳統的婦人,外觀是身高五呎二三吋,一頭經常梳起紮在頭頂的長髮,鵝蛋形的臉孔,眼睛細細而架著一副粗邊眼鏡,師奶身形包裹在那保守衣服裡,但又會突顯出可能因已有三個孩子而豐滿的胸部及臀部,但卻與她的整體配搭得很好,使她顯得是一個令人想入非非的師奶。

我當年間中也會有遐想,本來完全沒有非份之想,畢竟她跟我太太很熟的關係吧!事情發生在我婚後大概三年,當時她正因老公經常北上包二奶的問題鬧意見,極不開心,經常在我家和我太太密聊。

在一天晚上飯後,她要到協助看管已移民親戚的公屋單位取物件才回家,因她家住上水,親戚的公屋在柴灣,我被要求充當她的司機了。在車上我們一路聊天,我在不經意間提到她老公,她便不開心的不出聲,直至去到親戚的公屋。

在到達後,我看到一個細單位內傢俱齊全,因單位實在很小,也只有一張床可以讓我坐下來。而她入屋後還是不出聲,背著我週圍開櫃找東西,不經意中我看到她淚流滿面,於是起身去到她面前問她:「別哭了,真的和老公鬧得很不愉快嗎?」她流著淚說:「你不要問啦!可否借個肩膀給我伏一會?」

說完她已伏在我的膊胳上哭著,我感到她柔軟的奶子自然壓向我胸部,一個平時很熟更間中作為幻想對象的女人如此伏在身體上,我下身的肉棒已開始作出反應了,腦海中更立即生起了平時對她的幻想。

我不知如何是好,但雙手也在不自覺中自然地抱著她,直至她哭至軟了更靠貼我,我也變得抱她更緊。相信她也感到被我硬了的肉棒頂著,立即推開我,用嚴厲的眼光看著我,帶著極為責備的口吻說:「你們男人都是這樣的嗎?連你都是這樣對我(我平時表面都很君子的),是否任何女人便可以嗎?不怕我告訴你老婆嗎?」

我先害怕後突然靈光一閃,心裡立即起了今晚要跟她做愛的念頭,立即與她分開望著她,更刻意地說:「對不起,我只是抱著妳而突如其來的自然反應。我不知妳老公為何這樣對妳,妳各樣都很好呀,其實妳老公這樣做,妳也可以這樣做來報復他的。」

她望著我:「無論我與老公如何,他就算怎樣對我不起,我們女人都不會做出那樣的事的。」

之後她沉寂著流淚,我再次拉她過來輕抱著她,她也自然地再次伏在我膊頭上哭訴著她如何發現老公包二奶的事,我安慰著她想辦法解決。其間我的肉棒也再次發硬,相信她也再次發覺及推開我,但今次我在有心理準備下較為用力,不被她推開,她反抗片刻亦放棄了。

她哭夠了,抬頭時剛與我四目交投,我吻了下她的臉,對她說:「妳不要太執著了,放開自己,即使不作報復都應該尋找自己開心快樂的事情幹吧,我會令妳開心快樂的。」

我說完立即吻著她的嘴和她濕吻,她左右搖頭抗拒了一會後便放軟身體回應著我。我的手開始不規矩了,慢慢由她背部移至胸前,剛隔著衣服接觸到她的奶子,她立即極力反抗,推開我說:「不要啊!停止吧,我們不能這樣的,給別人見到可不得了。」更立即跑進廁所掩上門,但沒有鎖上。

因她沒有完全關上門,我到廁所門口見她在內只是雙手扶住洗手盆站著,而且由剛才的擁吻也感覺到她今晚應該會接受我,此刻在等我。於是我先把窗簾拉上,然後進入廁所,只遇到輕微做作的抗拒後用手抱著她的腰,用我已極硬的下身磨擦著她的屁股。

我吻了吻她的耳朵及脖子,在她耳旁說:「不要想太多了,是妳老公先對妳不起,妳放開些做一些自己快樂的事吧!」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